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通通风扬原创博客

前世要修多少缘分,才换得今生网上的匆匆一瞥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老房后的菜园  

2018-01-17 17:03:34|  分类: 慢慢活着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老家在黔东南古镇旧州的东门街上,老家有一幢老房子,是当过贵州军阀王家烈手下营级军官的爷爷退伍后用几百大洋买的。房子后面原有一片宽六七米、长近二十米花园,往里面走,尽头还有一口老井。花园早被父母改成了菜园,夏天久旱不雨时,可以打那口井里的水来浇菜。

从我有记忆开始,菜园一年四季都是绿油油的,这得益于父母的勤劳。父母虽说是镇上居民,是有单位的职工,但我们家一直享受着农民伯伯的待遇,一年四季都不买菜,却都有时令的新鲜蔬菜吃,夏天瓜瓜豆豆,冬日白菜萝卜,更不用说葱、蒜、姜、香菜、花椒之类的配料了。菜园在老家养猪的年份,还要种植红薯,吃不完的红薯和红薯的叶和茎,加在猪饲料里,猪特别喜欢吃。

父亲从很年轻时开始,就爱琢磨弄吃的了,因此菜园里还种植着许多我至今都叫不出名字的植物,现在父亲还常叫我带些来遵义,栽在阳台上,说炖狗肉加什么草,炖羊肉又加什么叶子,会更香;而煮酸汤鱼又加一种像荷花茎一样的广菜,鱼更清香,而那菜比鱼更香。

有段时间,母亲喜欢吃啤酒鸭,父亲竟然找了些魔芋来种植,长出魔芋后,他和母亲竟然有闲心自己弄成魔芋豆腐来烧啤酒鸭,不过,魔芋豆腐烧啤酒鸭,鸭肉的滋味都进了魔芋豆腐里,难怪这两者是绝配啊。我问父亲为什么不买现成的,他说他不放心。

菜园嘛,当然主要以种时令蔬菜为主,父母对菜的种子极为挑剔,他们从不在种子店里买,而是找乡下父亲的那些农民朋友要。每年过年回家吃白菜,总觉得家里的白菜比我在城里吃的白菜甜得多,父亲种的白菜,叫青口白,个头小,叶子就几片,颜色翠绿欲滴,据说是白菜中的精品;父母种的萝卜是红皮的,他们泡的萝卜在老家那条街上很有名,特下饭,不是直接用新鲜萝卜泡,而是把萝卜切成片,风干后再泡,那萝卜就既脆口而又有嚼劲了。

有年父亲得重病,在县城医院住了两个多月,刚好是暑假,我和母亲看护他,只能在医院附近的饭馆弄吃的,吃几天就腻了,我就常抽空回距县城有二十几公里的老家改善一下生活,然后,给母亲带些去。说是改善,实际上是回家后,在菜园里摘些时蔬,炒一个虎皮青椒,炒一个西红柿豇豆,再炒一个我从小就喜欢、吃到现在都没有吃厌的青椒番茄茄子;至于汤嘛,从角落里的那小堆洋芋里挑个面相好的,切成片,再从园里那棵花椒树上摘几片新鲜花椒叶子,一起煮熟,加点盐,加几点油,撒几粒葱花就大功告成了。最后,再替父母做件小事,从井里打几桶水,把菜园浇一遍,这样,蔬菜会长得更好……

每年呆在老家的日子不多,但呆在老家的日子,我每天都要到菜园里走走夏日里,无论如何晴朗的天,整个园子四周都浸沉着潮湿、阴郁的气息园里结满豆瓜蔬菜吃不完的掉在土里腐烂,散发出一种浓浓的别致的味道,异常好闻靠屋处的葡萄架很高很长,长藤的触角直指天空。我在园中那条二十米的小路上久久慢慢来回地走,有时直到天空布满隐隐星点……

许多时候,看着星光下的菜园,我在想,它对父母而言,可能意味着美味而本味的生活,父母或许藉此贴近了生活那最本真的部分;而对我而言它则可能意味着乡味与乡愁,我或许正藉此触摸到了心灵最柔软的地方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1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